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穿过生命散发的芬芳  

2013-01-16 21:23:53|  分类: 淡若尘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开门,夏清扬把自己疲惫的身体扔向房间最醒目也最华丽的大床。

       当初买下这间小小的房子时轻舞就帮她张罗着装修,说这是她不定期的落脚点,所以一定得出份力。人力加财力。清扬有自己的想法,简洁明快是她的宗旨。清扬说,苏轻舞,如果你实在要出力,那就帮我买一张超大超豪华的床吧,不然装不下你呀!就这样,房间里最值钱的一件家具就是这张美式乡村风格的蓝色大床,清扬铺上雪白的床品,蓝白相间,别是风味。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清扬瞪着双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脑子一团浆糊。

       稿子已经改了不下十遍,下班时还是被主编毙了。清扬感觉身体被抽空了,心里干干的,再也榨不出一条完整的句子。主编的脑子不知是什么材料组装的,没有哪一次的稿子能在她那儿顺利过关,为此,大家抱怨,在女魔头手下干活迟早一天头发全部掉光,集体批发假发。

       清扬觉得精疲力尽。当初拼死拼活考了新闻专业到底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十年来每晚的绞尽脑汁?为了低三下四,四处奔波,忍饥挨冻的猎守一个价值不高的新闻点?

是的,她终于还是要承认,十年了,她依然没有任何成就,依旧在媒体业的最底层挣扎,做着边缘化的新闻。

她到底为何要走上这条艰难的路!理想和现实相差甚远,现如今,理想还在吗?

 轻舞说的对:夏清扬,你就不适合这个职业。你这性子该继承你爸妈的衣钵,当个老师还是蛮受小朋友欢迎。

她不信,不信自己的选择是个错误。苦苦坚持着,就这样挨了十年。十年啊,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华被她一点点消磨掉。有时候,看着多姿多彩生活着的轻舞她不是没有羡慕,可是,换她过轻舞一样的生活却未必适应。

前天晚上又梦到广播站的事了,有景飒,有路飞……还梦到第一次去广播站报道的那个阳光充沛的午后,第一次见到有着春天般笑容的景飒……醒来后,竟然眼角湿湿的,心里却有那个冬天午后阳光洒下的余温。

轻舞已经不会再提起景飒的名字。十年来,她的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每回分手她会来清扬这儿唠叨一晚上,然后第二天清晨满脸飞扬潇洒的离开。清扬也习惯了,习惯轻舞的洒脱和任性,不再警告她的游戏人生。青春啊,转瞬即逝,或者,轻舞也在分分合合中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她呢,没有特别喜欢过谁,也没有被人明目张胆的追求过。她也不再提起景飒,可心里还是会想起,想起情窦初开时进入她眼帘的,那个有着春天般笑容的少年。

如今,景飒还在做新闻吗?当年他可是考进了国内最好的新闻专业。她不就是循着他的脚步而来,一步一步想靠近,用了十年。

迷迷糊糊的,清扬被手机铃声吵醒。刚才胡思乱想着就睡着了。主编打来电话,让她晚上一定把稿子赶出了,明天有重大变动。

什么重大变动清扬都无所谓。她一个小记者还能变到哪儿去,难不成炒了她?炒就炒吧,也许真的到了重新选择的时候了。

说真的,这一刻,她厌倦无比,对工作,也对生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离上班时间只有半小时,冲进卫生间匆忙梳洗匆忙冲出家门被一场细雨挡在楼门里,片刻的停顿后清扬还是冲进雨里。

赶到报社还是迟到了十分钟,而她一向守时。办公区域安静的只有清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她走向自己的位子放下包拿出手机,时间没看错呀,已经是上班时间了。

“清扬,到大会议室,重大变动。”同事徐伟发来的信息。

推门而入时女魔头主编正充满感情的在发言。清扬记得自打认识了主编开始就没见过她女人的一面,一向冷眼旁观,严肃有余温柔不足。环顾一下四周,徐伟向她招手,指指旁边的空位。还好,给她留着位子在角落里,不会引起注意。

“什么情况,魔头魔怔了?”清扬悄悄坐下问身边的徐伟。徐伟是社里的摄影师,常跟着清扬跑新闻,两人关系不错。“庆祝吧,女魔头要荣归故里了。”“啊?退休了?”清扬不解,世界的变化还真是快,才一晚上,以为还要折磨她几十年的魔头竟然要走了。

我们欢迎路主编说几句。女魔头一下子柔情款款起来。

清扬打了个哆嗦,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清扬也笑嘻嘻的跟着拍手。能不开心吗?先不说新来的主编如何,脱离魔掌还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说不定这掌声包含的内容大家是心照不宣了。

再次抬眼的时候,她被惊到了。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度数不高的眼镜戴上,她仔细确认,忍不住惊喜的大叫:路飞--------

所有人惊异的望向她的时候,路飞的笑容也穿越长长的距离,仿佛穿越时空一样落在她眼前,还没等她积极回应,路飞已经收回笑容镇定自若的开始讲话。

一整天清扬都处于兴奋状态,苦于主编之间的交接她没机会和路飞说上话。

再见到路飞无疑很开心,但她更想知道的是路飞怎会也走上了传媒业。当年和轻舞去送考的时候也没顾上问他的志愿,之后一直没再见过,听小敏说路飞回过校还侧面的问过她。那天,正好是她广播的日子。

分别了十四年,这期间,路飞基本已经从她心里淡去。要不是今天再遇上,路飞就会像无数个路人甲,消失在人海里。

穿过生命散发的芬芳 - 青木 - 青木

 

 夏清扬,这样见面是不是很戏剧性?

是啊,路飞,你演电视剧呢,突然就降临了。我有太多的为什么了,不知从哪儿问起?

还记得我高考那天你和轻舞来送考吗?路飞顿了顿,像是在逼迫自己,继续:我不是问你,“清扬,你也不问问我的志愿?”

哦,好久的事了,我好像记得没等我回答你就跑开了,我以为你就是随便问问。但是,你到底考了哪所院校,也是新闻专业?

恩,就是你落在广播室的本子上写下的那所学校。那不是你的目标吗?!路飞温柔的目光落在清扬脸上。

啊?清扬脸红了,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知道,你的眼里只有景飒,包括高考送考,也是为他而去,我是沾了光……好像有点泄气,路飞目光里有一闪而过的落寞。

不是,不是的……清扬不知道如何解释,显然是被路飞突如其来的话慌了神。

和路飞搭档广播一年竟然不知道他早已洞察了自己隐蔽的心思,这可是她藏在心里十几年连轻舞都不知道的秘密。清扬再次低下头,不敢看路飞的脸。仿佛时间又穿越回了高中年代,害羞胆小会脸红的夏清扬回来了。

尽管当时对路飞的祝福也是发自内心,非常真诚,但,她没办法理直气壮的说为他而去,撒谎都做不到。

呵呵,别紧张,清扬,你还和以前那样,一紧张就说不出话。不管为谁去,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还……激动。

可惜我没考上那所学校,不然我们早见面了。话一出口,清扬觉得不妥,嘻嘻的垂下眼帘。

我们还是见面了。夏清扬,我还有很多事要告诉你,很多关于我们的回忆……你会给我机会吗?

清扬笑笑,依旧是眉眼浅淡的笑容。以后我们是同事了,如果你不摆主编架子的话我就给你机会。

路飞眼里笑意丛生。夏清扬,我终于找到你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