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1  

2015-06-22 22:20:29|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磁器口古镇是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放在第一段文字里,是我的私心。原本旅行是没有这一站。燕向往川西,而且行程攻略都指向康定泸定一带。因为假期的问题,无奈取消,我却松了口气。没别的原因,因为胆小,一路的艰辛颠簸怕有意外。有人说过我:没有比你更惜命的。
       决定去一趟重庆磁器口古镇。为一个久远的故事。
       
       到达重庆已近中午,酒店是在网上定好了的,下了火车直接轻轨过去也不过半小时。不在市中心,倒不算偏远,从酒店步行去乘机场大巴只需几分钟,这样搭早班机就不需要赶了。燕夸我明智,她是个比较贪睡的人,可以吃的简单却一定要睡的充足。其实据我观察,燕睡眠质量出奇的好,几乎是倒头就睡。我不行。常在她轻微的鼾声中辗转难眠,又一大清早在鼾声中醒来。
       因为在青城山多呆了一天,留给重庆的时间剩下一天半。我说,燕,留一天时间给磁器口古镇。我知道如今的磁器口古镇早不是L描述给我的样子,可是有关安静祥和淳朴的小镇风光,在那个还不喧嚣也并不浮躁的年代对未经世事的我便有了莫大吸引力。不去的话会是遗憾。燕说,去了你会更遗憾。我笑笑,那也要去了才知道。
       随人流走出磁器口轻轨站,手心已开始冒汗,是紧张还是激动,无从探究。望望天空,阴沉沉并不晴朗,有密不透风的闷热。我有些烦躁,盼着有让人豁然开朗的场景出现,时间已指向9点,后悔没有在古镇投宿,清晨肯定是错过了。L说过,小镇的清晨就像一幅慢慢打开的画卷,江边薄雾渐渐散开,小镇一点点聚集了人气,热闹起来……
       说这些的L让我感动。可以感受到他心底那份有  别于平素阴郁的温暖和热烈。我一直说他阴郁。那时候的我喜欢阳光男孩。他完全不在意,大多时候沉默寡言独来独往。
       错过清晨,在心里祈愿有一个L描述下,七分寂寥、三分温暖的黄昏。他真是个怪人,不知如何将黄昏精细划分了三七开。却让人不得不信。他说话时的神态语气,仿佛已是历经世事沧桑的老人。那时候我并不知晓他身世。
       小镇应该不大,完全不用担心迷路,只要跟随人流,无论哪个入口都会把你带入古镇老街。幸运的我们走了一条幽静的老巷子。窄窄的巷子像是刚刚醒来,漫溢着老旧而朦胧的潮湿气味,青砖灰瓦之间冒出一些青翠绿意,并无突兀,添了几分清新几分文艺又几分怀旧的调调。在摄影师眼里,大概是绝世宝贝。送我们去南山的出租车司机说过,重庆的老街区已经拆迁的差不多了,你们外地人都奔着老味道来,可我们也想改善改善生存环境。
       能遇上这样古旧的巷子,在烟火气息里有几分诗意的味道,心存私心的我暗自开心许久。也以为,这一趟磁器口古镇,已经在慢慢向心里的影子靠拢。
       这次旅行算是轻装上阵,没有带相机,也就没有了顾此失彼的烦恼。其实就算带了相机,也是被我糟蹋了。至今仍有无数定格的镜头安静躺在相机里等待被清除,懒得整理。
      旧巷子不长,也就几百米的样子,有临街的住家挂个牌子,顺带手的卖些小零碎或吃食,不会主动招呼生意,自顾自的忙着一日之计的早晨。我接过系着围裙手上还有未洗净菜叶的大姐递过一根老冰棍,迫不及待要找找小时候味道。可怜的燕却把时间都耗费在了寻寻觅觅洗手间路上。悠然自得在一处老房子和繁茂大树之间吃冰棍,看风景,也没忘了腾出手来用手机留个纪念。一米开外处,一只肥硕黄白相间的猫咪神色迷离镜头感十足的盯着我,仿佛雕塑,我心一颤,像是被洞穿。问旁边猫主人,这是真猫吗?被人家和刚刚赶来的燕一顿奚落,她们让我摸摸,我哪敢啊!走了几步回头再看,那只猫神态依旧,雕塑一般,有人上前拍照,继而有人围观。让我长见识了。燕说,人家百炼成钢,成精。我说,别吓人,我可不想梦到它。
       穿过巷子,一股热浪瞬间袭来,心心念念的古镇哪里是一幅慢慢打开的画卷,又哪里是一点点聚拢起来的热闹。仿佛从天而降的雨点,密密匝匝的落下来,掷地有声,无处可逃。完全是一幅欣欣向荣画卷。L要是重回这里,眼神里还会有那份热烈的期待吗?孤独惯了的他,或者扔在人堆里也抹不掉与生俱来的孤寂。可又那么期待被关注的温暖。这是我对他一点点的认识。其实,我一直不了解他,也没有热情高涨的要去了解他。
       四川人对自己的语言极有自信,游客也好,商家也好,很少听他们说普通话。甚至是孩子,也是一口婉转地道川味普通话。不像我周围的孩子,方言基本维持在能听懂的状态。在青城山听一老道士批评广东人说话,煞是有趣,老道士为自己生于天府之国颇为自豪,有一种四川话走遍天下无敌手的豪气。难怪了,一路下来,我都能蹦出几句四川话了。四川话是好听。L却没有和我说过四川话,连口音都没有,他说不太流利的常州话。有次我实在忍不住让他说四川话,或者普通话,受不了他变味的常州话。那次我是有些过分了,之后他变得更沉默了,可还是说着不流利的常州话。真固执。我倒是慢慢适应了,也不再强迫他改正。那个年代的常州外来人口不多,说普通话的人不多,还是有些排外的。他说,想快一点融入这个城市,有归属感。这算是他说过为数不多的心里话。那时候我对他的事仍然知道不多。(待续)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 - 青木 - 青木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