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3  

2015-06-27 22:23:04|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 - 青木 - 青木

       回忆在时光面前慢慢就斑驳了,就算我努力的回想,许多细节还是模糊了。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有些仅凭脑海闪过的片段,衔接起来好似也不容易。时间是个问题。
       和他真正走近也是机缘巧合。那时候我俩算是搭档。我负责柜面工作,他跑人行交换,回来后所有票据先由我审核后下发下属网点。那是夏天一个业务不算繁忙的下午,已经过了交换时间,我被网点交换员催促着,焦急烦躁,心里的火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这时候他最好别出现在我眼前!”
       时间无情的流逝,距结账时间所剩不多,可他还没有出现。他没有联络工具。不过他也有本事做到你要找他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一次真是很意外。人真是很奇怪,一段等待的焦虑过后,竟然慢慢平静下来。甚至可以腾出时间来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生。至于工作,大不了延后结账,向后台申请一下,再大不了被抱怨几句,再被领导问候。又二十分钟后,在我安抚好了网点交换员,他回来了:急急忙忙拿出票据让我签收后又急忙忙说了句,有事,让我帮忙请个假。
       他走出大门的时候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看见他身后跟着个有些佝偻的中年男人。
       第二天午休时他和我道歉。我义气的说没事。其实当晚加了班,被同事抱怨,被主任训斥。可心情并没有太差。
       沉默迟疑了一会,他说,你看见了?我吃一惊。以为自己看的很隐蔽,还是被发现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真不是想窥探他隐私。
       “是我继父。”
       “呃。”我脑子还不太清醒,一时也没反应出继父的意思。
       “他生病了。我带他去做个检查。”
       “你真孝顺!”
       “是肺癌,晚期。”
       “ 呃。“我同情的看着他。发现了一张极其冷静的脸,惯有的神态,阴郁而冷静。
      下午上班后主任宣布暂由他人代替交换工作。我才回过神。刚才也没问过他接下来的安排。但很快我就泄气了。这种事旁人能帮到什么呢?一下午,和他几句简单的对话被我反反复复的想,忽然就想起了听到过的传闻:他亲生父亲在他很小就去世了,他们一家是跟随继父来常州的。想到这里,我发现自己不可抑制的心疼起来,也许,是同情心泛滥吧。
       三个月后,他继父去世。他一天假也没请。单位里议论纷纷,仿佛人人拥有着至高无上的优越感,随意的谴责他的为人。虽然我没有参与进去,可疑问也不少,还是感觉他有些冷漠了。也总想起跟在他身后那个佝偻的身影。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大家也象得了健忘症一样,再无人提起这件事。也是,当事人无所谓的态度让优越感的存在至少不那么痛快吧。
       在事情平息两个月后他向我讲起一些往事:他出生在重庆的沙坪坝,磁器口古镇住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是他幼年到少年最爱去的地方。父亲去世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将他送去爷爷奶奶家,留下女儿在身边。他说,姐姐是最优秀的,学习好,长得好,还听话乖巧。他在母亲眼里是孤僻的,在姐姐眼里是叛逆的,唯有在爷爷奶奶心里,是宝贝。后来,听到爷爷奶奶偷偷说母亲又要嫁人了,还要离开重庆去常州。他第一次听说常州,心里抗拒着常州,以最狠毒的词语诅咒过常州。可是最终没有扭过母亲的叹息和姐姐的眼泪。他和姐姐感情很好。姐姐说,我们可以不叫爸爸,但不能没有妈妈。那时候姐姐已经高中,正是顶顶关键的时候。
       离开前的一天他在江边码头从日出坐到日落,仿佛要把一辈子的愁苦埋葬在让他温暖又孤寂的地方。“反正在哪里都没有家,在哪里都一样。”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悲凉又凄惨。我体内有种温热的液体在流淌,拼命拼命,压制住了。
       很想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还是忍住了。不想破坏了这份哪怕短暂的充满温暖的信任感。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 - 青木 - 青木
 
      燕终于醒了。问:我睡着了?我笑,你没有做梦啊?她抓起茶杯大口的喝下已经冷掉的茶,直呼舒服。
      望望窗外,好像有了若隐若现的阳光。黄昏尚早,L嘴里那个寂寥有温暖的黄昏,我还能遇见吗?
      燕说,去走走吧,江边还没去,你要去的码头也没见着。
      下午两点左右的辰光,我和燕穿过拥挤的人流里来到江边,却迎来当头一棒。与心里所想相差甚远。与L的描述差之千里。江边的水位已经很浅,一艘看似木质结构的大船伫立在水中央,四周悬挂着红灯笼,经营着餐饮娱乐,周围江面一片狼藉,加上鼎沸的喧哗声,我只有想逃离的念头。岸边也是,各种小食摊点密布,几乎没有多余的地方给我落脚,看看江景,吹吹江风。而心心念念的码头,只是众人脚下的路,雨点一般踏过,纵有万种风情,也无人能说。
       燕终于逮到机会,是不是更遗憾了?我淡淡一笑,心里闪过无数的失落。好似一件费力想找回的旧物,看着它消失而无力追赶。
       我一个过客尚且如此。L呢?他故地重游会怎样的感慨呢?我不太会揣测他人心思,特别是他的,从没有猜对过。
       我和他说过去重庆,去磁器口玩。他说,你要去,我做向导。我乘机提要求,那能不能让我见见你青梅竹马的初恋女友?他不语。随后又说,那都是一厢情愿说着玩的,你也当真。我当然是当真了,他说得那么好,少男少女纯纯的感情一向让我羡慕。为了掩饰心里不悦,我说我也是说着玩的,要去也不用你做向导。这一段玩笑的谈话就此打住,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可我当时是真的向往过他生活的地方。却不能判定,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做向导。
       燕递过一盒冰激淋打断我的失神。“别失落了,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我舀了一勺冰激凌放进嘴里,冰冰凉透心凉,这妮子,话中有话啊!我并没有说过这个故事给她听,女人真是细腻敏感,哪怕是看着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燕。
       我羡慕燕无拘无束的性格,要是当初我也这样落落大方,L就不会说我矫情。这是他给我的第二次言语上的打击。之后三个月,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连眼神交流也没有。(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