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4  

2015-06-28 16:19:10|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4 - 青木 - 青木
      要说磁器口古镇给我的满是遗憾,那一定是我心境问题,而非事物本身。因而燕问是不是更遗憾的时候,我心里只是觉得失落,不是遗憾。
       无论是先前古旧幽静的小巷子,淘碟时帅气的小男孩耐心为我试音,还是那碗美味的臭豆腐,或者江边小咖啡馆可以看到江景吹吹江风的大露台,都让我心情瞬间飞扬过。
       即便没有这些,一些犄角旮旯长满青苔的老房子,想象着其中一间是L住过,玩耍过得地方,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便溢满心房。
       失落。不过是我想象里参杂了私人感情,没有想要的完美。是一段无法回头的时光。在这段时光里,我过的迷迷糊糊,从始至终,我和他,远到近、近到远,好多年暧昧着。
       在可以更进一步的时候,我不了解自己心意,也不能在他冷静阴郁的脸上看出任何蛛丝马迹,偶尔的一两次小温暖感动,也很快淹没在随之而来朝夕相处的习惯和平淡里。在我和男朋友确定关系后,他忽然兴冲冲来宿舍找我,已还书的名义,正好撞上男朋友在给我吹头发……
       他离开的背影第一次让我看到除了孤单还有悲伤。可我已经失去怜惜他的权利。这份失去,让我怅惘好久,连恋爱的喜悦也被冲淡。
       那时候我有点后知后觉吧。后来回想起,其实更早的时候他已经在慢慢靠近我。一个大男人找我借书,还是爱情小说,几天之后又来换一本;还有一次在午间休息闲聊时他的手不经意抚过我的头发;还有一些细微的,如果不去细细琢磨根本发现不了。
       其实我不喜欢太细致的男人,也不喜欢深不可测、优柔寡断沉默寡言的男人,他都占全了。
       我一直不觉得自己喜欢他,会喜欢他。
       可是,最难以琢磨的就是人心了,哪怕是自己的。以后,连暧昧都不能有了,忽然就觉得身体里缺失了一样很重要的零件,呼吸都不顺畅了。
       在一次我们为工作争论之后,他送我两字:矫情。我发现自己重重的受了伤。以为自己在他面前是和别人不同,可以为所欲为的欺负他……却原来,他并不是我想的那样:重视我。
       三个月时间,我对他忽略冷淡,工作上尽量避开合作交流,偶尔避无可避的遇上,我也视而不见快速离开。有次开会,稀里糊涂的我竟然站在他旁边,直到一位年长同事说:他俩这么站着真般配啊!我们吃惊的对望一眼又迅速分开。
       真是好笑又有趣。年轻时的我怎么那样别别扭扭?真不喜欢这性子。也算对得起他送我的那两个字。
       人心还是难测。三个月后,我的心变平静了,以为故意对他冷淡会让自己和他之间发生点什么,至少,潜意识里这么期待了。可是,时间毕竟还是拉开了彼此的距离,那些先前的怅惘不适慢慢消失了。
       没有他,不需要他,也成了习惯。他也是吧,和我说话已经恢复了从前的状态。
人在旅途-----磁器口古镇4 - 青木 - 青木
 

      站在高处台阶往下看,可以俯视大半个小镇风光。也不是周末,不是假期,仍然有源源不断的人涌进小镇,把并不宽敞的街道塞满,各种的吆喝声愈发响亮起来,就连几条分支的小巷子,也因为星罗密布的文艺小店和小咖啡馆被三五成群的小青年迅速占领。
       燕说,怎样,是走是留?
       时间已指向下午4点。我犹豫了一下,那个寂寥又温暖的黄昏啊,见一面就那么难?
       还是说,物是人非之后,相见不如怀 念。
        “走吧!”我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气馁。
       时隔多年我把曾经的玩笑实现了。他呢,说不定早已忘掉了这个玩笑。女人会感性一些,常会把过往的美好无限放大之后慰藉自己平淡的日子。如果L当初有为我的玩笑认真过,我这虚荣心也就满足了。其实,过去这些年我又有几次想起他呢?寥寥无几。
       燕一脸的轻松开心,脸上细密的汗珠舒展开来要跳舞一般欢快,该是等我这句话好久,被憋坏了。  原本我们旅行的宗旨就是:哪里人少往哪去!好在只此一战,我们在人堆里混战。其他,都算目标一致合作愉快。
       很多年以后我一定会怀念这一次旅行。旅行其实是一次五味杂陈的体验,这种体验是魔力,让人欲罢不能。
        



 


PS:故事就写到这里。就像我没有等到那个黄昏一样,很多的人或事,隔着时空才有几分美感。尤其对我,距离产生安全感。有人这么说过我,我曾不以为然,慢慢,信了。
      我和L做了几年同事以后各奔东西。许多年以后我得知,他为了成全我能留在大本营主动要求下基层。我没说出口的感谢一并留在这篇文字里。
      他参加过我的婚礼。我也见过他女朋友。我们也算彼此祝福过。那时候他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常州话,再没有人说他外地人。
      一个月前我偶遇他母亲。老人家仍然优雅健谈开朗,毫不避讳告诉我4年前生了癌症,目前康复很好,说L的女儿已经很大了。祝福他们一家。
      有些感情深情依恋过,即便错过也算铭心。有些感情淡若清风,消散经年仍然回味绵长。还许多感情交付了岁月,在岁月下彼此间有了确信。我们的,算是特别。既无深情刻骨也无清风般舒适自然,更没有岁月可以相融。就像这座山城雾都,薄雾缭绕,看不见说不清道不明。
      我已经尽量还原当年真实的感受和那一段“暧昧”情感。可是再朴素的文字,落入笔端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的凭空放进一些感觉或营造一种意境。这样一段故事,若不是文字表达,用说的,几句、几十句或几分钟十来分钟就说完了。可写下来,就不一样了。写文字的人都懂。因而,我一向不大信任文字。当然,也不妨碍我写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