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就这样活着(20)  

2017-12-10 15:50:54|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奇如释重负的下了楼,手里拎着一袋垃圾。夕阳染红了远处楼宇的玻璃窗,反射过来的温暖光芒,如果不是现在,是一件多么让人幸福的事;尽管热浪滚滚,还是可以和姚小禾在风扇吹出的热风下,聊聊过去,畅想未来。

    可一切都被他毁了。就像是灌了迷魂汤,越是理智控制的场面越发折磨的让人失去理智。他是抱着必死一搏的心态吗?姚小禾吃惊的望着他,抗拒、陌生、还有鄙视?他突然清醒了。清醒之后的难堪……他闭上眼睛,不敢往下想。

“还有没有未来,关于和姚小禾的?”他懊恼,狠狠的摔了一下垃圾箱的盖子。吸引了从身边走过的阿姨,看了一眼垃圾桶后继续走路,神情并没有夹带褒贬。像是拨开好奇的人群才发现:不好玩;走过十来米之后又猛然停住,像是匆忙赶路的人,余光却记忆下被忽视的美景,回头再找:摔盖子的男人还守在垃圾桶旁边,垂头丧气。他被看得发窘,自己像个刚刚和女朋友或者老婆吵过架的男人在发泄气愤?善良的阿姨要过来和他搭话吗?要安慰他吗?那该是多么温暖絮叨抚慰人心的一大段话,他沉默着不断地点头,偶尔做出被感动到,被点拨到的透彻领悟神态,直到被叮嘱又叮嘱,他感谢再感谢之下,和阿姨握手告别。他要疯了。赶在阿姨还没有下一步行动,也没有用眼神递过话来的之前,赶紧转身,大踏步离开。逃离了原本想流连一会、懊恼一会,让各种想法发酵一会的:姚小禾宿舍楼下。

夏天夜晚的燥热已经席卷了整个城市,清晨短暂的凉爽在火辣辣的日头下早早地溃不成军。所有储存的热量在夜晚蒸发出来,然后又偷偷释放。就像偷排污水的无良商家,让人无能为力。空气变得浑浊、沉闷。如果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雨,将是一个难熬的漫漫长夜,只可惜,雨季过后的雨水总是来得吝啬。小禾已将风扇开到最高一档,一浪一浪热风吹得她七荤八素,房间的气温依旧高的让人心浮气躁;洗过澡后又出了汗,睡衣也不是刚上身时的轻松干爽,低头闻了一下,真想重新洗个澡;头发倒是干的利索,她绑起了马尾来减少给身体带来的负荷而产生热量。每年夏天她会冒出一个奇怪想法:剃个光头是不是会凉快很多?“还是冬天好。”每到夏天,这句话占据重要位置,被她一再的提起。可真的到了冬天,也一样糟她嫌弃。就在刚刚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被王奇截住,成了诱惑她的筹码:“姚小禾,跟我走呗,保管你夏有凉风,冬有雪……”

王奇走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姚小禾不知道要干什么。要不是垃圾被带走好歹还可以打扫一下,出身臭汗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躺子床上吹风扇……

把没完没了的热归结到王奇身上;把没有享受到吹着凉风胡思乱想的惬意也归结给了王奇。

能这样也好,烦躁也就有了出处,至少不会太讨厌自己。

“也许吧。他不来,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休息日。”姚小禾叹了口气,起身走向冰箱。

打开冰箱门才想起里面什么都没剩下了。饮料喝完,啤酒也是。“啤酒”,该死的啤酒,她狠狠的摔了冰箱门。原本就老态龙钟的家伙哪里经得起摔摔打打,发出很大的一声怪音瞬间安静下来。“不好,”姚小禾转身扑向冰箱,打开门,灯不亮了,好像也不凉了,“完了,这下彻底坏了。”她不甘心的关上冰箱门,“等会再看看吧,可能暂时的罢工。”一分钟后打开冰箱,灯还是不亮。她又关上,“再等等,等久一点再试试。”一分钟后再次打开,灯依旧顽固的不亮。好漫长的半小时,冰箱门被打开、关上,关上又打开……她累了,也打算放过这个备受折磨的老家伙。房间安静的让人没了期待。

“坏就坏吧,反正用不用也无所谓。”她在自我安慰。扯了扯嘴角,像是有话要说又发现屋里没人,就此作罢。

她往床边走。她要赶紧去吹吹风:汗已经下来了,口干舌燥的。突然之间特别的想念一杯冰凉的白水,“咕噜咕噜”一口下去该多舒畅啊!就像小时候做过数次的梦:夏天的午后,疯玩之后在水龙头下接了杯水大口大口的喝下去,那畅快劲……

是啊,她后悔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后悔了。

月亮已经爬的老高,照的窗外一片雪白。上铺的床吱吱嘎嘎,好像也因为闷热的夜辗转难眠。王奇睁着眼睛望着上铺床板,刚刚才理清一点的思路被打断了。刚刚想到哪里呢?----------姚小禾说热,他提议喝啤酒,冰箱里的啤酒也是冰冰凉的诱人,两人喝了一瓶,不对,又喝了一瓶,然后姚小禾的话突然多起来,一边说一边笑,不胜酒力的脸上也泛起红晕,粉嘟嘟的煞是好看……他就心猿意马了。姚小禾粉嫩的脸在他眼前晃啊晃,他凑过去吻了她……他明明记得自己只是想吻一下她粉红色的脸颊,鬼使神差的却吻了她的唇……然后被小禾用力推开,很用力的推开,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不对呀,他是坐在小禾对面,两人面对面的喝啤酒,又是怎么能轻易吻到她的唇?“吱嘎”,床板再次发出声响打断了他追根究底,为自己找出路。思路又一次断掉。他愤愤的伸脚踢了踢上铺床板。

后来小禾的惊恐?还是愤怒、鄙视?他无法确定。在沉默中他慌慌收拾了饮料罐、啤酒瓶,逃也似的逃开了。

说再见了吗?好像有,好像没有。小禾并没有挪动位置或是站起来送他。可慌乱中他还是坚定的扑捉到她眼神,在说:“以后怎么办。”

“宋,折腾啥呀?”上铺连续几个辗转,“吱吱嘎嘎”的声音无孔不入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刚刚续上的一点情节又乱了。他伸出右脚再次踢了踢上面。还是没有回应。他决定彻底解决掉上面的麻烦,就算不烦恼白天的事,也得让他好好睡个觉,养足精神明天和姚小禾见面不至于落了下风。右手用力撑起离开床沿的半个身子,左手伸向上铺,宋枕头的方向,因为够不着他又把身子艰难的往外挪了挪,几乎是大半个身子靠一条手臂在支撑。让人想起男子体操项目中鞍马的姿势。床铺配合的“吱嘎“一声,一个浑浊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他刚才竟忽略了这声音。“这家伙梦里也有烦心事吧!”他艰难的把身体归位,泄气的揉着酸麻的手臂,盯着随时会发出声响的床板。

这是一个漫漫无眠长夜。

 

-------------------------------------------------------------------------------------------------------------------

 昨天写下的一段故事。故事完全背离了初衷,从开始的友情急转直下往爱情里去。o(* ̄︶ ̄*)o受最近看小说的影响,感觉文字风格有了模仿痕迹,不知不觉的。看似废话很多。发一段来看看吧。

晓禾,故事里的小禾是你吗?哈哈。

不知道如何编下去,不过编故事还是蛮好玩的,不到最后任谁也猜不到结局,因为写的人也不知道。如果能写完,我就佩服一下自己。

虽然博客日渐式微,可有个写字的地方,偶尔还有几个相互吹捧的人,我就满足的很。要是真有一天没地儿写字了,我想自己也不会再重拾当年手写文字的热情了。

希望这一天不要来。

那我应该是能守住这里的人。哪怕断断续续。

这两天晴朗的让人不舍得离开阳光半步,吃饭都转移到了阳台。昨晚做了个累人的梦,一晚上都在找车,“我的车哪里去了了?”直到早晨醒来,也没找到。类似的梦做过数次。有会解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