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可爱的人——人在旅途(一)  

2018-01-13 22:19:48|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月前,友人在摩洛哥骑着骆驼进入撒哈拉大沙漠,温暖的夕阳下有美丽的剪影。那景致对我颇多诱惑。我问她是不是像个阿拉伯女人裹着头巾不敢示人。她笑我喜欢道听途说。瑕不掩瑜。可爱的人很多,他们的热情是纯天然的。
        这让我想起我说过要写写xinjiang旅行路遇的几个xinjiang男人。确切说,是三个。而xinjiang之行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再不写就忘了。即便现在写,当初那种强烈的感情也没有了。
        我还保留着他们的微信,在朋友圈里看着他们走过了xinjiang的春夏秋冬,每一处风景都动人。前年夏天旅行结束分别时,小黄说,旺季过后去开辟新路线,很少人走过的路线,如果再来,还信任他,他一定全程陪同。
       后来在朋友圈果真是看他马不停蹄的四处奔忙,想必已经有了新的线路。据说,他有了新的合作伙伴,一位南京姑娘。我想,这里面应该也有一份信任在。
       小黄的故事放在后面再说。先说说老张吧,这个未陪我们走完全程,却是一起经历艰难险阻,也算同甘共苦的xinjiang男人。

         可爱的人——人在旅途(一) - 青木 - 青木
 
        我在凌晨4点醒来的时候才知道火车停了,在刚刚开出一小时后就停了,昨天的一场大雨冲垮了路基。
        为了省时间,伊宁回乌鲁木齐特意选了夜车,原本想睡一觉醒来也就到了。这变化,哎,真是猝不及防呀!爸妈应该比我更早醒来,已经洗漱好。妈让我赶紧洗漱,估计过会存水就不够了。爸有些烦躁。因为前一天去唐布拉大草原也是一整天都在下雨,饥寒交迫在半山过了夜;要不是第二天早饭后突然放晴,保不齐要做几天牧民了。我们还好,对老人来说,的确为难了。
        果然,等到孩子们起床时,用水已经很紧张,能勉强洗个脸就算不错。由于停在了山谷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火车上的矿泉水方便面空前的受欢迎。我们的三个小姑娘也奋力扛回一箱方便面,电茶炉的开水还算供应充足。中午12点的时候,列车员报告了好消息,前方路已经修通,火车很快通行。
       10分钟后,在一片欢呼声中火车终于启动,虽然慢,好歹是动了。
       邻座的一对老夫妻紧张的匡算时间,如果一切正常,还可以在飞机起飞前1小时赶到机场。老陆宽慰说,一定没问题,好事多磨的结局都是好的。大家就这么彼此宽慰着,也暗自祈祷。
        好事多磨很快就来了。半小时之后火车再次停下。车厢闹哄哄起来。列车员也不再信誓旦旦,走来走去就一句话:不知道前方什么情况,会尽快给大家消息。
        通车无望,大家在绝望中焦急的等待。火车已经晚点六小时,不要说已经定好行程的旅客,就算闲来无事,焦躁也免不了。二妹嘟囔,谁说xinjiang雨水少的啊?大妹笑,我们求雨来了。爸不啃声,脸色有些难看。其实我知道他这几天没有休息好,更是对满心期待的风景略感失望了。我使劲冲两个孩子使眼色,可别去激怒一个好脾气的人。一行人之中要数夏夏最淡定,她看她的书,置身事外的一脸轻松。
       老陆来来回回几节车厢穿梭,想打探消息可还是消息全无;那对老夫妻几乎可怜巴巴的望着老陆每次归来的身影,可等来的都是老陆抱歉的笑。
        就算现在火车开动,他们也赶不上了。车厢里改签车票或机票的声音此起彼伏,偶有激动的争执声。老夫妻并没有下一步行动,脸上的焦急之色缓和许多,老两口开始分享一个苹果。我笑老陆,你得负责人家!三妹到底还小,连忙发问:爸爸,你要带着爷爷奶奶一起走吗?众人笑。老夫妻递过一个苹果给三妹:小姑娘,爷爷奶奶不用你爸爸负责!
        车窗外又飘起了小雨。车厢内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吵闹。等待虽然磨人,却也能抚平焦躁。大不了就来个火车两日游呗,还能怎样?!
         下午2点,火车重新动了起来。也来得猝不及防,却已经算不上惊喜。可能大家都想好了退路,还是不敢再抱希望?不管怎样,前进一寸也是向前,比原地踏步要好。一小时后,火车仍在奔驰;两小时后,餐车开始免费发放每人一碗方便面。悬着的心慢慢放松。妈已经开始收拾行李。方便面这时候反倒成了累赘,大家说好了晚上好好吃一顿。
         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好在火车已经过了最险峻的山谷地带。车厢里已经有人在打电话和接站的朋友或家人联系;爸查了一下火车站到酒店的距离,不是太远,打车最多半小时。
        总算,千难万难,wulumuqi,我们来了。 晚上7点,在晚点了12小时之后,火车终于到站。
        迎接我们的是wulumuqi阴沉沉的天空和瓢泼大雨。走出验票口,就一个字:luan。车多人多。给人感觉很无序。出租车不是像南方城市有序排队乘坐,似乎是用qiang的。我们只好理解为是雨天的缘故。好不容易叫到一辆车,老陆上前讲价,大概是没谈拢两人起来争执,吓得老妈赶紧拉走老陆。看着一辆辆满客的出租车溅起水花从身边呼啸而过,我们却无从下手,那一刻,说真的,对wulumuqi失望极了。透过雨水我能看到每个人脸上的沮丧。
        急中生智吧,我突然想到明后天包车的司机老张,说不定可以帮到我们。
        好运气终于垂青了我们。电话接通后,老张正在公司领命,刚好公司就在火车站附近,毫不含糊的说过来接我们。
        那一瞬间我的激动,无以言表。
        这次旅行,行程、住宿、车辆是我在联系安排;终于,我可以有成就感的面对在雨中瑟瑟发抖的一众人。
        一向方向感全无的我,半分犹豫都没有全凭感觉把队伍带去老张电话里的指定方向;雨中拖着行李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在人车混杂之中,艰难到每挪动一步都无比漫长。伞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有碍视线,我在雨中清点人数;走在最前面竟然是老爸,这个始终不认老的老人;老妈紧随其后。这种时候,老伴比起孩子更有安全感吗?(回常州的火车上,这一点我终于确定。)孩子们散的开,有脱离大部队的嫌疑。管他!还在视线范围即可。
         车声、人声、雨声,哪一种声音都比我强劲有力。我走在了最后,从头到脚已经湿透。
         老张终于出现在10米开外的路边,和那辆对于之后两天噩梦一般的老旧奔驰商务车,热情微笑。老爸已经上前搭上了话。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这狼狈的一天啊!
         说实话,感激之余,我有小小的失望——原来老张是个粗犷型的中年男人,差不多有50?和我预想的不同;和伊犁的小黄在外形上,年龄上都相去甚远。
         呵呵,原谅我喜欢帅哥的,老女人的“se”心。(也是后来才知道,当初见到老张失望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哈哈)(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