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木

光阴的故事

 
 
 

日志

 
 

可爱的人----人在旅途(3)  

2018-02-26 21:30:12|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想不了了之,哪怕潦草收尾也想完成了这一篇。
对自己,我似乎一向宽容的很,也任性。这世上有谁会真正 纵容你呢,怕是没有?那么何不自己来!
前些天 和虞美人一起吃了面,聊了天,看了电影,很享受。虽然也说了谎、翘了班。聊到曾经一起共事的同事,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孩被岁月摧残的面目全非;虞美人感叹,幸好自我救赎成功。为她开心。
她一直记得当年我和她说过的一句话,其实我已经忘了,或者当初也是随口一说,可这竟成了我们两个这么多年不远不近一直相系绳索。
我说我不怕任何人离开我,友情爱情都是。她笑:我信!希望也能像你。
话虽如此,我也不是那么的自信,心理暗示罢。有些时候,为人,为事,仍是有心痛,那种口不能言的痛。可我自我修复能力极强。有关这一点,我能给自己多少赞叹,就能给自己多少心疼。
艰难走出情感困境的虞美人是可爱的;我也是可爱的。虽说评价的话语权在他人手里,可谁也没有我更有资格说这句话。
言归正传。还是说说可爱的新疆男人——老张。
途中不想赘述,“风景如烟花易散,记忆全在路上。”这是我对旅行的解释。

可爱的人----人在旅途(3) - 青木 - 青木
 
 
        离开火焰山已经是下午5点,对于新疆的时间来说还早。老张征求我们意见,交河古城去不去?我没吱声,心里盼着哪怕有一个人说:去。来吐鲁番可不是为了吃葡萄。
        可能是累了,旅行到最后阶段有一种意犹未尽的疲惫,让人提不起劲的感觉。那就打道回府吧。
        老张似乎就等着这结果了,黝黑的脸庞展开笑颜。让我很是不爽了一下。
        车在接近高速路口的地方停下,老张接到电话让他去高速前一个休息站集合,好吧,正好去补充一些粮草,走了一天的路,对于新疆的食物我们还是不适应,十多天来,囊,竟成了我的最佳伴侣。休息站停满了车辆,难道要集体回乌鲁木齐才聚在一起?老张还未下车就有个年轻男人过来,对着摇下车窗的老张抱怨:走不了了,高速封了,前面的路被山洪冲垮,各自想办法吧!
        有什么办法?除了等。
         孩子们倒也无所谓。二妹提议正好去交河古城玩玩。老陆压低声音,你们觉得老张有心情拉我们过去?也是啊,从后面望向老张侧脸,仍然能看出神色焦躁。算吧,也没心情去,早离开这地方才是正事。只是,别人可以等啊,我不行,我得想办法让大家早早回去睡在温暖的床上,爸妈可经不起再折腾了。
        要说急中生智,可算是被我发挥到淋漓尽致。汽车不行,走火车呗!迅速查了回乌鲁木齐车次和余票,老天保佑,合适的时间,充足的余票,在没有和大家商量的情况下我定了九张票(连老张10个人,老张自然不会弃车而去),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可随后就出了岔子。因为老张的一句话:你们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严肃的,甚至能听出话语中的不开心和责备。爸说,算了,再等等吧,确实不好,张师傅会想办法的。然后大家一致附和。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退票呗!几十元的退票费花花就溜走了。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以我的侠女心自然愿意奉陪!
         就这样在焦急之中又等了近一个小时,老张打探消息回来说,你们要火车回就火车回吧,路修通估计要半夜了;又随后,刚才来通报消息的年轻男人过来说他车上的人都已经定了回程高铁票,现在走还能赶上。再打开订票网站,真想骂人啊!哪里还有票!老张一脸抱歉,要不看看普通火车?再查,票倒是有,可那个火车站还是要经高速走一段,高速封了难道还能让我们飞过去不成?老张为了弥补自己失误一个人开了车去和交警交涉,半小时后无功而返。
         这下子,就是下一条路:等。
        老张说回吐鲁番找个旅馆住一晚明早走也行。我坚定说:不行。再晚,也回乌鲁木齐。以我的判断,旅馆一定也爆满还能等我们去找。老张应该也想到这一层,安慰道:别急,我们好几辆公司车呢,有比我熟悉这段路的,一定会想到办法。
         应该是晚上8点的样子终于传来好消息,高速放行了。老张兴奋的打电话通知他的兄弟们,我们也兴奋,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再见,吐鲁番。再也不见。”在高速公路收费站老张领了卡后冲着里面的收费员狂怒的喊出:“MD。新疆人民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那神情,那语调,分明是英勇就义的姿态啊!全车鼓掌为老张壮胆。忘了说一点,放行前老张收留了一对小夫妻,他们团队的车决定留在吐鲁番过夜而他们是明天一大早的航班。原本就老旧迟缓的奔驰车负担又重了。
         旅行结束很长时间回想起来,这一路的精彩远远胜过那些美景,虽然一路波折多多却那么难忘。人与人之间的契合点看似在不经意间完成碰撞、对接,其实都是有外因的。这个契机让我们和老张之间变得亲近起来,随后的相处尽管风波又起,但我们对他已经有了家人的关心和宽容。
        仅仅是过了收费口五公里不到的样子,车队再次停下,前方的路仍然是被封的,可以通行的是去向另一处目的地的车辆。回乌鲁木齐的车要么返回吐鲁番要么下高速途径托克逊回乌。老张和他公司其他几辆车的兄弟不停的争论探讨,终于决定大家结伴一起走托克逊这条险峻穿越天山的漫长路途。乐观估计,半夜12点后可以到达乌鲁木齐。
        那种情况之下我们哪里还有发言权,一切都交给老张了,随他把我们带去哪儿。被老张收留的小夫妻趁着老张加油的空档下了车,不多一会带回一条香烟。心照不宣,应该是给老张的。老张并无推脱大大方方收下香烟,彼此也无相欠,挺好。
         意外之后一般能收获惊喜。尽管诸多不顺,可一路向西的我们随后就和最美公路落日撞了个满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现在想来已经模糊,照片有可也找不到了。依稀记得四下旷野,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然后一点点消失在地平线,车队缓缓向前……应该是一种悲壮的浪漫吧。至少在我心里是,也希望是。
         老张的电话始终处于备战状态,他说第一次走这条路,又是晚上必须跟上前方队友,否则迷路或发生意外如何如何。反倒是我们对老张 紧张并不紧张,就好比无知者无畏,趁着天色未暗欣赏着戈壁滩的荒凉。老陆倒是担心的问了一声:老张,不觉得发动机声音不正常吗?我随后也感觉到异常,异常沉重的感觉。老张说没事,一路的加速换挡追赶已经把我们掉下的队友。夜色沉沉袭来,坐在车里已经感觉到了凉意,也有了困意,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大家盘算着说还能赶回去吃个宵夜。
        只可惜,好戏很快上演,老张的破旧汽车终于出问题了,任他加速也在提不起速度。老陆说完了,这下我们被困天山。老张在电话里和队友求救,希望有队友先
帮忙带两个人走。我们知道他说的是那对小夫妻。因为他们焦急的问了一遍又一遍,会不会赶不上明早航班。好心人还是有,半小时后有辆车赶上来说可以帮着带两个人。小夫妻在千恩万谢之中和我们道了别,车很快消失在漫漫夜色中。欣慰同时我们开始担心自己的命运。老张说,慢点开应该没事可以坚持。他的话已经安慰不到我们,超越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我们已经快变成孤家寡人……
        夜色更沉了。
        老张的车还是没有撑到最后彻底的走不动了。在他做了最后的努力之后终于放弃。于是新一轮求救电话开始,他打给他队友,他队友再打给其他队友,接力。这一次就没那么好运了,20分钟后还是没有车答应帮助带人。老张在电话里爆了粗口,说这种时候不就是需要相互帮助,太没人情味了……
        有什么用呢?那么深的夜,那么险峻的路,谁也不想自找麻烦。老张倒是还没有放弃,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打,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辆车愿意帮忙,但只能带三个人走。管他,走一个算一个。于是夏夏带着爸妈先走。剩下的我们六个,我和老张说,必须一起走了,否则陪你在这儿过夜,舍命陪君子。
         应该深夜12点吧,后面上来一辆旅行社的大巴,空车,团员都是火车返程了。老张拦下大巴好说歹说人家最终答应带上我们六个。
        “张师傅,你呢,一起走吗?”
        “我不行,还要修车,我得等到天亮。”
        “那你自己小心,这里荒郊野外。”
        “没事。习惯了。明天的行程只好取消了。”
         就这样我们最终还是把老张一个人扔下了,扔在了天山山谷。大巴限时在半道停了近2小时,山谷寒气逼人我们饥寒交迫;可因为下车方便又被漫天的星斗惊艳到。这一夜折腾也算值了。
         回到乌鲁木齐已经是第二天早上8点。乌鲁木齐的清晨寒意深重,我们六个人走在清冷的街头,虽然面带倦容可心情似乎都还不错。就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颇多自豪的衣锦还乡了。
         因为第二天行程取消,我们没有再和老张见面。我和老张在电话里告了别,得知第二天下午2点公司派车过去帮助了他。原本他打算修好车后送我们去火车站,可能是车没修好吧,或是随口一说,我们并未等到他。尽管这样,我们对他还充满了感激。
        在即将检票进站时我接到老张电话。他说车已经修好。我说我们已经要上火车了。他说你的帽子掉在车里。我说,帽子是新的,不嫌弃就给你女儿戴吧。



PS:这一篇写的仓促。其实还有一些精彩的片段,但已经有些模糊。加上篇幅过长我就没了耐心,匆匆收尾了。老张是这一路让我们记忆最深刻的新疆男人。可能是因为一起经历困境,而他始终在帮助我们,就算是他工作,那也是尽心尽力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